审批单里藏私心  作者: 本报通讯员 徐敏   “又不在!我都来好几次了,次次都不在。”日前,在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兴桥镇便民服务中心,前来办理业务的村民胡某无奈地说道。这一幕恰巧被正在开展常规巡察的区委第一巡察组组长邹建勇看到。

  审批单里藏私心  作者: 本报通讯员 徐敏   “又不在!我都来好几次了,次次都不在。”日前,在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兴桥镇便民服务中心,前来办理业务的村民胡某无奈地说道。这一幕恰巧被正在开展常规巡察的区委第一巡察组组长邹建勇看到。

  “三不准”的公款旅游  作者:通讯员 胡嘉文   “到仪陇、广安等地接受红色教育,为何只有一张8000元的报销单就列报支出了,相关报销材料均缺失,会不会有什么猫腻?”近日,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委第三巡察组在延伸巡察民胜镇鹦鸽嘴社区时,一张报销单引起了巡察组长的注意。